采访一位芬兰无政府主义者

希腊自由意志主义杂志《Aftoleksi》的Yavor Tarinski采访了芬兰反权威组织A-ryhmä的Antti Rautiainen,了解芬兰申请加入北约时的最新进展。

YT: 你好,你能介绍一下自己吗(你来自哪里,你在哪里参加活动)?

AR:我住在芬兰的赫尔辛基,参加了2006年成立的当地无政府主义团体A-ryhmä。A-ryhmä是北欧自治革命联盟(ARNA)的成员,还有其他一些来自丹麦、芬兰和瑞典的团体。1999-2012年,我住在俄罗斯,在那里我参加了自由意志论的共产主义组织自治行动。由于我的政治活动,我在2012年被驱逐出了俄罗斯。

你能告诉我们一些关于芬兰的自由意志主义/反权威主义思想和实践的情况吗?

无政府主义和反权威主义思想在俄罗斯帝国时期传入芬兰,它们在美国和瑞典的大型芬兰移民社区也有影响。在芬兰,1939-1967年间只有少数无政府主义者个人,但从那时起就有了某种延续性。大多数团体都是封闭的亲和团体,或者以某种项目为中心,我们的团体对新人是开放的。

芬兰的基层运动和所谓的BUR(白俄罗斯、乌克兰和俄罗斯)的运动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我们小组与俄罗斯的反权威运动有着密切的联系。自2014年以来,我们一直参与组织 “霜冻之父反普京”(Father Frost Against Putin),这是一个在赫尔辛基举行的节日,为俄罗斯草根运动提供了一个不惧怕镇压的集会可能性。然而在2021年和2022年,它没有被组织起来,因为边界在Covid的借口下被关闭。我们计划在2023年1月再次组织它,称之为 “瘟疫后的盛宴”。现在在芬兰也有一个俄罗斯无政府主义者和反法西斯难民的社区,最近也有一些乌克兰人前来。

另外,到目前为止,你们对乌克兰战争的立场是什么(声援、支持等)?

我们支持乌克兰的无政府主义者,他们组织了抵抗委员会,与乌克兰的地区防御部队和其他军队单位并肩作战。此外,我们支持俄罗斯无政府主义者的非暴力和暴力抗战行动。在芬兰社会中,很少有人同情俄罗斯政治,也很少有人同情关于战争是由纳托挑起的说法。甚至大多数传统的共产主义者也不主张这种路线。

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对芬兰人有什么影响?

到目前为止,影响不大。人们对乌克兰人民有着广泛的声援情绪。首先,芬兰的乌克兰社区组织了大型示威活动。很多人声援难民。但大多数人都像往常一样生活。对俄罗斯进口的限制和禁令将推高生活成本,就像欧洲各地一样。芬兰在一定程度上依赖俄罗斯的能源进口,但比德国要少。绝大多数人支持比欧盟目前确定的更广泛的制裁,我们集团也支持这些制裁。在芬兰没有白俄罗斯无政府主义者,但我们支持当地白俄罗斯社区的抗议活动。白俄罗斯移民往往对白俄罗斯无政府主义者有非常积极的看法,即使他们自己不是无政府主义者。

俄罗斯也可能入侵你们国家的感觉有多强烈?根据你自己的估计,这种情况真正发生的可能性有多大?

我不认为有什么机会。芬兰与俄罗斯没有持续的争端,所以唯一可能引发战争的方式是,由于芬兰的军事联盟,其他一些地区的冲突向北蔓延。我在意大利、葡萄牙甚至英国看到了一些关于芬兰的恐慌和威胁的真正的狗屁新闻报道,但这些都不是真的。据我所知,唯一害怕的人是在南欧的外籍人士,他们关注着他们国家的狗屁媒体报道。

你能向我们简要介绍一下芬兰对俄罗斯国家的核心政治立场吗?

在冷战时期,芬兰基本上是苏联的资本主义盟友,有点像中国的镜子,它是美国的国家社会主义盟友。这一立场不仅被亲苏的左派所提倡,而且也被认为与苏联的贸易非常有利可图的工业部门所提倡。

冷战结束后,芬兰的政治精英们决定加入欧盟,但仍与俄罗斯保持尽可能好的关系。总的来说,在过去的100年里,在芬兰与俄罗斯和苏联的关系上主要有三种情绪。

恐惧

乐观地认为与俄罗斯可以赚很多钱

对西方的不信任

最后一个原因是,尽管芬兰是国际联盟的成员,并且与英国和法国有着密切的友好关系,但在冬季战争期间,没有国家介入支持芬兰。前两个原因是80%的芬兰人在今年2月24日前反对加入北约的原因。从那时起,原因一占据了主导地位,根据民意调查,这也是为什么现在只有不到20%的人反对的原因。

两国之间是否有任何公开的政治对抗或后台问题,我们应该知道?

没有。在20世纪90年代,归还二战中失去的领土仍然是一个小的政治问题,但现在没有人再谈论这个问题了。

鉴于芬兰有可能被纳入NATO,废除中立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A-ryhmä在最近的一份声明中说,作为欧盟成员国,芬兰已经与所有其他成员国结成了军事联盟,因此在某种意义上,它已经受到了 “保护”。意思是说,加入NATO与其说是一个防御问题,不如说是一个身份问题?你能详细说明一下吗?

中立性并没有被废除。欧盟条约中有共同防御条款,所以芬兰在军事上已经与其他欧盟国家保持一致。

欧盟确实没有制定共同防御的具体计划,也没有进行军事演习,因为已经是北约成员的欧盟成员国认为这些演习是多余的。但是,俄罗斯绝对不可能入侵芬兰,占领赫尔辛基,印制自己的欧元,然后德国和法国会说 “这不关我们的事”。当然,由于有共同的计划,NATO的防御系统可以更快地做出反应,而且美国的军队比德国和法国强大得多。但是芬兰和俄罗斯之间的战争总是会变成欧盟/北约对俄罗斯的战争,即使芬兰不加入北约。

因此,基本上,芬兰的NATO支持者首先是作为一种身份支持NATO的,因为他们希望完全被 “西方民主价值共同体”——也就是西方帝国主义的传统所接受。在实践中,这与现有的情况没有什么区别。当然,现在对NATO的支持增加了很多,对大多数新的支持者来说,这种支持不是为了认同,而是为了恐惧,以及希望对普京说 “去你的”。

[注:A-ryhmä对加入NATO的公开立场在此。]

YT:有没有其他的和/或自由主义的芬兰媒体可以让你重点关注,这样我们就可以更准确地了解芬兰未来的情况?

A-ryhmä没有自己的网站,但我们在各种社交媒体上都有自己的网站。我们很少用英语出版,因为我们主要处理芬兰以外的任何人几乎从未感兴趣的国内话题:

Telegram | Facebook | Instagram | Twitter
Youtube | Twitch | Soundcloud | Spotify

And here are some other anarchist resources from Finland.

Takku: DIY media project with free publishing
Toimitus: Libertarian online project
Makamik: Anti-authoritarian space in Helsinki
Mustan Kanin Kolo: Anarchist infoshop in Helsinki
varisverkosto.net: Anti-fascist network,
Kapinatyöläinen: Anarchist magazine since 1989
Pinkkimusta: Queer-anarchist collectivemedia

Source: Zhuanlan_Zhihu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